• 1
  • 2
  • 3
  • 4
行业新闻
  • 网络公益 如何才能放心爱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6-08-19 17:27   文字:【】【】【
      近些年,借助互联网,公益活动开始朝向精细化、全民化、广覆盖式发展开来——打开贴吧,按照即时发布的信息就能捐赠旧衣;备齐相关证明,点点手指就能发起公益众筹;就连每天走路的“步数”也可用来做公益……然而,日益红火的网络公益也因受助人信息造假、资金用途不透明等问题备受质疑,甚至成为一些不法分子的“生财之道”。新《慈善法》9月1日实施,类似众筹等方式的慈善行为将有法可依。当公益遭遇互联网,究竟擦出了怎样的火花、又出现了哪些偏颇?当便利且高效的网络慈善成为一些不法分子的生财之道,又该如何呵护广大网民的点滴爱心?本报记者展开调查——
     
      全民参与花样多多
     
      各类网络捐赠第三方平台捐赠人次年逾11.17亿,旧衣捐赠、公益网店、众筹等形式应有尽有
     
      7月21日上午,日头仍是火辣辣的。在浙江省庆元县左溪镇黄岗村,左溪镇“五个村官”服务站的成员吴敏正在将网上筹集来的衣物发放给村民。
     
      “ 量体裁衣 的确不一样!”村民陈家仁告诉记者,他家在村里不算富裕,以前也常收到捐赠衣服,却时有无奈,“一大袋,能穿的却不多,甚至还可能收到少女的裙裤,留着扔了都不合适。还是现在好,衣服按需发放。”
     
      陈家仁所说的“量体裁衣”,便是正在庆元县进行得如火如荼的“量体裁衣 精准帮扶 暖心行动”公益活动。吴敏告诉记者,为了真正实现从捐赠者到受助者的“精准”对接,她会先在所负责联系的村子里做统计,再经由服务站的微信公众号发布需求,“借助互联网,不但不用再受地域限制,还可以实现信息的实时更新。”
     
      而就在不久前,浙江省庆元县慈善总会副会长毛茂丰的微信朋友圈,则被一篇名为《爱心众筹:“借”他一双耳朵》的帖子刷屏。“这是我们发起的一项活动。”毛茂丰说。原来,庆元县高住村一位21岁的小伙子由于先天性发育不良患了耳疾,近期需做手术,却因30万元的手术费犯了难……
     
      亲友想到网络众筹,一番讨论后,确定了方案:先征得患者同意,再去县慈善总会报备,确定后再组建众筹小组在网上募捐。
     
      随后,《爱心众筹:“借”他一双耳朵》开始在朋友圈流传,在慈善总会众多工作人员的大力转发下,很快就有408人加入爱心众筹团——进入后台一看:参与众筹的不只有本县的人,丽水、台州等地的网友也纷纷加入……
     
      近年来,借助互联网,公益活动开始向精细化、全民化、广覆盖式发展——网络旧衣捐赠、公益网店、公益众筹、运动步数捐赠等各种形式应有尽有。根据2015年11月20日“公益筹款人联盟”发布的《2014年度中国网络捐赠第三方平台研究报告》,2014年各类网络捐赠第三方平台募集的善款总额已超4.37亿元人民币,捐赠人次超过11.17亿。
     
      灵活高效轻松操作
     
      突破信息壁垒和空间局限,透明度公信力增强,网络公益因灵活高效而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从曾经的“富人游戏”到现在的“一呼百应”,公益加上互联网,为何红火起来?
     
      “最直接的原因,是互联网彻底打破了信息的壁垒和空间的局限。”浙江丽水市社会公益组织“周大妈帮帮团”负责人周雪华告诉记者,之前因为信息不畅通,活动一般只局限于本地,苦于不知道其他地区的具体情况,“有劲儿也不知该往哪里使”。
     
      随着“互联网+公益”模式的不断普及,“周大妈帮帮团”开始“走出丽水”,“现在可以借助微信朋友圈、贴吧,以及各种公益平台选择适合的项目。众筹的资金直接转账,或者准备好捐赠物品后快递过去,快捷又方便!”周雪华介绍说。
     
      “从根本上来说,互联网公益的出现,改变了整个公益行业的生态。”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秘书长胡广华表示,过去人们一般认为,公益慈善离普通百姓很远,各个基金会的主要捐赠也大都来源于大企业、大慈善家。而现在,人人都可以参与公益,人人都可以成为受益者。公益从此走下圣坛,逐渐成为普通百姓的一种生活方式,“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去年共筹集善款(现金)超过一亿元人民币,其中70%来自于互联网平台。可以说,互联网拓宽了募款的渠道,不仅为公益带来了善款,更带来了春天和希望。”
     
      相关专家还分析说,相较于传统公益活动,“互联网+”使公益行动变得更为灵活高效,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就比如筹集医药费。在现在的一些筹款平台上,只要备齐相关证明就可以发起项目,不但手续简单,而且募款速度非常快。”记者近日打开一个名为“轻松筹”的筹款网站,发现注册用户已有8344万多个,筹款项目95万多个,支持次数更是达到14921万次。
     
      “通常我们会说, 一个人捐100万,不如100万个人每人捐一元钱 。同样是100万元,效果是有差别的。普通人关注和参与项目,不仅让筹款变得简单快速;而且他们对善款流向及执行情况的关注,对提升基金会的透明度、公信力、专业化也起到巨大推动作用,促进整个公益行业的良性发展。”胡广华说。
     
      各方监管有待完善
     
      平台、相关部门监管亟须完善,可将网络慈善行为纳入征信平台并与个人的信用挂钩
     
      互联网+公益能否走得更长久?毛茂丰不忘提醒记者一个重要因素:需要“后台”的大力支持。
     
      “后台”是指专门从事互联网公益工作的组织。“发布信息相对简单。但前期统计、捐赠双方对接、组织现场捐赠活动等工作,若没有专业团队的操作和大量义工的辅助,效果会大打折扣。”毛茂丰告诉记者,在网上“旧衣捐赠”的帖子其实很多,但因为缺少实时更新、维护的团队,很多信息都是过时的,导致一些网友对活动的真实性产生质疑。
     
      另一方面,互联网公益的高效便利也让不法分子嗅到了“商机”。以时下正火的“个人众筹医疗费”等筹集资金类公益活动为例,频频爆出的“病例信息造假”“谎报个人财政状况”等新闻使其在势头迅猛的同时,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限于人力和时间不足,有些网站或单位在进行众筹资格审核时,是通过其展示的资料进行判断的。但这些医疗证明等内容有伪造的可能,且募款人的真实收入情况也可能被隐瞒。”一家公益网站的负责人分析说。
     
      那么,针对现有问题,具体可从哪些方面加强监管?
     
      浙江省民政厅儿童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处处长陈小德表示:新《慈善法》9月1日即将实施,后续类似众筹等方式的慈善行为都应依法进行。“另外,互联网慈善相比以前来讲,监管最大的难点是信息一发布,就是全国甚至世界范围内的传播,亟待全国人大、民政部等相关部门出台法规及相关细则予以约束。”陈小德说。
     
      “是不是可以把这些行为纳入征信平台,与个人的信用挂钩。或者由政府部门授权某几个平台信息发布的资格,由平台进行信息的审核?”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范柏乃认为,一方面,相关政府部门应该加强管理;另一方面,互联网公益平台也应强化自律,比如成立行业协会,等等。
     
      “ 互联网+公益 是技术革新的结果,而其中不少问题,或许也可以从技术革新中探寻解决方案。”蚂蚁金服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蚂蚁金服已开始尝试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公益场景,以期实现对善款流动的监控,“这可以有效减少因透明度低下而触发的信任危机,对于公益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其他方面的问题,我们认为在将来或许也可以借助一些新技术的研发与应用逐步得到解决。”


    友情链接:澳门百家乐 真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站 百家乐玩法 赌博网 澳门赌博网站 百家乐官网 网络赌博 赌球网 澳门百家乐 皇冠现金网 澳门赌场 百家乐平台 赌博 网上赌球 网上赌博 澳门威尼斯人 博彩网站 现金网


版权所有:中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